同人<拥抱>

勇利视角,回忆心理向。


“真的,好惭愧啊”
习惯性的注视着维克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勇利已经忘记了。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看着那个人的时间已经久的贯穿了他大部分的人生,而自己的目光也早已不能从那人身上移开,那个人是一个奇迹,那个人总能让他吃惊,每当看到那个人都觉得惊喜。其实勇利有一个想法从来没告诉过别人连小优都没告诉过,那就是在勇利心中,维克托就像是永远触摸不到的缪斯仿佛神明一般的存在。小优讲,缪斯是美丽的神明呢。
“维克托...养了一只狗狗啊”
没控制住自己的贪欲,勇利居然央求父母养了一只一样的狗狗,“以后,你就是我的维克托了呢”勇利拉着狗狗的爪子开心的说到。‘我的维克托...’勇利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在说什么,小脸一下子通红,小小的勇利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觉得害羞,抱着狗狗不好意思的在床上打滚,但是又觉得满心的欢喜。“呐,维克托,我真的,真的好崇拜你呢”,勇利满眼向往的看着墙上的海报,维克托日常的照片,维克托比赛的照片,伸出手,好像这样就真的可以触摸到那个人一样。如果能和自己心中的英雄说上话,一定是非常的令人激动的吧,他一定会好多天都激动的睡不着的。小维趴在床边看着自己的主人莫名地独自笑着,“我的维克托呢~”勇利揉着小维的脑袋。
“真是的我在想什么啊”
可是真的好喜欢那个人,那个和自己好像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总是那么让人惊喜让所有人喜爱,和显得内向而略有些木讷的自己完全不一样呢。“呐,维克托,等着我啊,在冰上等着我啊我一定会去找你的,我想离你再近一点”勇利看着电视里那个美丽的缪斯,满心都是欢喜,好崇拜那个人呢。模仿着维克托的步伐心里总会窃喜,这样好像就真的踩在那个人踩过的位置上了。维克托...永远都站在最高的位置上,就像是黑暗中的火光一样,不断地吸引着勇利向他靠近。“要是有一天...要是有一天真的可以和维克托站在同一个赛场上,那我就可以离他再近一点了吧,我也可以让维克托觉得惊喜了吧”
“真的,好惭愧啊”
勇利坐在马桶上,眼泪止不住的涌出来,明明离那个人那么近了,但是这唯一的机会被自己错过了,再也没有以后了,自己真的是搞砸了一切啊。明明有机会让那个人可以看到我的。一点都不想让他在这样的情况下认识自己。不想在那个人心中留下任何不好的记忆。如果自己也像那个人一样能站在那个位置上,或许维克托就能看到自己了,就能在维克托的心中留下最好的印记。可是这些都被他搞砸了。或许那个尤里说的没错,没有了自己,也会有新的更加有才华的年轻人出现的。可是,这一切都被搞砸了。现在的自己,怎么会被维克托注意到呢。这唯一的机会,都被自己弄丢了。
“尤里...”
看着维克托叫着另一个尤里,真是觉得所有的苦涩都回流倒灌进了身体里,让自己的意识不断的下坠,不断地沉入最深的黑暗里。真的或许只有那样的天才才能和维克托并肩走在一起吧。
“合照?可以哦”
勇利怔住了,看着不远处的维克托,却觉得这距离像是用一辈子也跨不过去。现在自己这副样子,太难看了,真的好惭愧,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这副样子。感觉自己的眼眶又渐渐的湿润,勇利慌张的逃离了。他在自己的缪斯面前,逃走了。
在长谷津的日子里,勇利逃避了一切,他甚至放下了从没有间断过的基础练习,像是自暴自弃的没有控制自己的体重而吃了很多炸猪排饭,肚子上长了很多的肉。连海报都被他收起来了一段时间,总感觉,即使是对着维克托的海拔也会有满满的愧疚感和惭愧感。但是唯独一点勇利一直没有停止,那就是偷偷的关注着维克托的消息。每天独自一人在海边散步,都总是习惯找到维克托的主页,看他最新发的照片。关注维克托的一切动态。
‘啊,维克托又编了新的自由滑....不要离开伴我身边’这真的是超级会感动人的啊,维克托...还是那么美丽啊,状态永远都那么好,好像永远不会被什么影响到呢。勇利看着网友发的一个个小视频。每张照片都被他保存下来偷偷的整理在一个文件内。
‘啊,我真的是...’勇利一边苦恼,一边手上不停地保存好照片,露出一个傻笑。真的还是放不下呢,不想放弃啊,不想离开那个冰场,不想离开有维克托的那个地方。勇利又开始以往的基础练习,与往常不同的是,勇利开始模仿维克托的那只自由滑,果然还是像小时候模仿维克托的时候,注视着维克托的时候的自己,才是滑的最开心的时候呢。但是维克托在滑这个自由滑的时候,是在想着谁呢,那个被维克托在意的人一定非常的非常的幸福吧。
“维克托”勇利看着赤裸的站在温泉中的那个人对他伸出手,大脑一片空白,这个人在说什么呢,教练?金牌?维克托?嗯?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呢?

“勇利~你在做什么呢”一只手从背后伸过来,从后背摸索到勇利的大腿上。手掌微凉摸在赤裸的肌肤上引起后者略微的颤栗。“维克托...”勇利回头看向这个在晚饭上又喝了不少酒的家伙,和往常一样,维克托依旧是裸睡。喝的醉醺醺的家伙好像是已经睡过了一小会,现在醒来又不安分的在被子里拱来拱去。被子蒙在头上说话声音含糊不清的,半个肩膀却袒露在了外面,锁骨处还留着浅浅的吻痕。勇利转过身来的时候,维克托正伸着手在四处摸索着,从后背摸索到大腿,像是在确认什么手感然后像是安心了一般不再乱拱,但是那只手却慢慢摸向大腿根处,指尖不断地在大腿轻滑着,那里带着一点色情的挑逗。“喂,维克托不要闹啦,睡醒了?要不要喝水”勇利抓住那只不安分的手。轻轻拂过银色的发梢,他来到俄罗斯已经两个月了,但是即使到了现在他依旧有些觉得像是做梦一样,但是睡在他旁边的缪斯却是真的在这里。昨天克里斯拉着他家助理跑来找维克托喝酒,克里斯那个荷尔蒙分泌过多的家伙喝多了对着维克托一直唠叨着没想到什么的。到最后两个人都喝多了,维克托又开始拉着勇利脱衣服,而克里斯居然开始对着助理要求亲吻。勇利看着那个脸红的助理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又看看挂在自己身上的维克托,无奈地叹口气。用大衣把维克托裹起来包包好,抱着回了他们的家,克里斯怎么样他就没有注意了,那个家伙拉着维克托喝这么多他都还没找他算账,明天早上起来维克托估计又要拉着他喊头痛,真是的。幸好时间很晚了喝酒的地方离他们的住所很近,没有被人看到。
“呐~勇利~你在做什么呀”维克托软绵绵的靠着,把大部分重量都压在了勇利肩上,赤裸在空气中的肩膀明显的打了个颤抖。勇利把被子拉起来一些,遮住他赤裸的地方。“睡不着,在写一些东西,维克多不睡了么”勇利看着维克托迷迷糊糊的靠在他身上打了个哈欠,眼角略微有些湿润,带着些许的诱惑,勇利悄悄把盯着维克托红润的嘴唇的视线挪开。显然这个没睡醒的睡美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对勇利的诱惑力到底有多大。
“想睡,还是好困,明天不用去练习,可以好好睡一天啦~我要吃勇利做得炸猪排饭~”维克托眯起眼睛,下巴放在勇利肩上,双手换上勇利的脖子,在他耳边开心的念叨着,一只手还在胸前划着圈圈。真是的,维克托这样子太犯规了啊!勇利明显的抿了一下嘴唇,看着明显没有睡醒就开始撒娇的维克托,“勇利抱我回来的嘛~”维克托小孩子得到糖一般笑着,带着一点炫耀“勇利体力真好啊~”。“维克托下次不能再喝这么多了”勇利拥住维克托,后者扭来扭去的靠到勇利胸前,又向下直接躺在了勇利的大腿上。“难得克里斯来一次嘛~”小撒娇的口吻,却还是答应着勇利以后不再喝太多了。“真是的,你这都是第几次答应我了啊”勇利无奈地看着迷迷糊糊的又要睡过去的维克托。轻轻抚上他的脸颊。

那份感情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生质变的呢。或许是在维克托说出做谁赢了就做谁的教练的时候吧。第一次,第一次在滑冰之外有了这么主动地想要争取的强烈愿望,开始滑冰是因为维克托,后来真的热爱上了滑冰,又因为滑冰而加深了对维克托的向往之情,这其中,倒是哪里才是一切的开始谁说得清楚呢。在那个情不自禁的拥抱,在说出那句请看着我之后。一切的一切都不一样了。以前,只想追逐这个人的身影,只要追逐着,就是一种小小的满足了。只要维克托一直在前面,勇利就觉得自己不是孤独的。可是果然人都是不断会贪心的吧,在把维克托留在身边之后,他反而想要的更多的。他或许真的应该感谢神吧,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拥有维克托的一年的时间。怎么能不想要呢,怎么能不去拼了命去争取呢。被他错过的机会还能有再一次的重来,他怎么能放手呢。而且,维克托,来到这里,是为了他才来的啊。维克托,是为了勇利才来到这个地方。
一开始感觉就像是神明一样在他身边,毕竟勇利崇拜了那么久,忽然一下子离缪斯这么近,勇利只觉得满心都是慌乱。毕竟,那可是维克托啊。偷偷的把海报都藏了起来,虽然表面上对于维克托甚至是有些冷漠,但是谁知道勇利心中的喜欢和激动其实早就一直在燃烧,烫的他不知如何是好。虽然拒绝了好多次维克托的邀请,但是他还是默默地关注着维克托的一举一动。‘维克托...吃那么多炸猪排饭都不会胖呢’‘维克托其实说话很不客气呢..但是还是很可爱啊’‘维克托养的马克钦比小维大很多呢’
不想输不想输啊!我想和你一起滑冰啊。一定要留下来,不想输,不想再失去留下维克托的机会。
其实即使失败过,勇利也没有真的觉得‘真的没有办法了’这样的想法。如果...过去的勇利不能留下维克托的话。那就让过去的勇利死去,让现在勇利重生好了。其实,维克托一直在给勇利惊喜。而一直注视着维克托的勇利,为了维克托克服恐惧的勇利又何尝不是一直在给维克托惊喜呢。如果说维克托是炽热的红玫瑰,那勇利就是深沉大海一般的。汹涌暗波都隐藏在看似平静的海面之下。说不出的东西,勇利全部都表达在花滑里。
真的意识到自己的心思是在两个人一起泡温泉的时候,勇利看着维克托的身体,突然就发现没有办法移开自己的视线。好想...好想什么? 勇利忽然回神,心脏像打鼓一样剧烈的抨击着胸腔。但是脑海中盘旋的依旧是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从那,才真的明白自己的心意。但是随即他就明白了自己的欲望,自己的贪念,仅仅是看着,怎么能足够呢。他会变得更强,也会超出维克托的期待,这样子,维克托就会一直留下来了吧。
而意识到自己的独占欲是再克里斯说出那句话之后把,原来的维克托是世界的维克托,他不想还回去,但他又怎么舍得不还回去。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把维克托还给世界变成原来那个冰上的维克托,又能把维克托留在自己身边,变成自己的维克托呢。勇利苦恼了很久,他曾经的维克托在他还没来得告别的时候就走了。但是这个维克托却来到了他身边。失去的或许永远都无法找回了,但是现在还在的却可以伸手抓住。
“维克托,就是维克托”
决赛前夕,勇利终于不再想克制自己对维克托的心意,维克托是不是也有和他相同的感情呢。想起那个冰上的吻,内向的勇利依旧觉得脸上有种燃烧的发热。想买戒指的想法其实已经存在很久了,勇利想了很久才想出这样一个或许可以把维克托留在自己身边的办法,或许只能是这一段时间,但是足够了。虽说是打着附身符的名义,维克托他一定也能明白自己的心意吧。维克托,我会把你还回去的,因为怎么能让那个永远站在顶峰的维克托消失呢,他是那么的爱着维克托啊,所以再给我一段时间。
勇利追逐的,从来就不单纯是那个冰上的维克托,而是那个爱吃炸猪排饭的维克托,是那个有些毒舌的维克托,是那个爱裸睡的维克托,是那个会为了安慰他而愿意戴上戒指的维克托,是那个会哭的维克托。勇利的人生,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追逐维克托的。那份执着,那份追逐,早就不是单纯的向往和崇拜。呐,维克托,你能明白么,我全都在花滑里告诉你了啊。
拜托了神啊,不想结束啊。再给我一段时间吧。

勇利低头,轻轻吻上维克托的脸颊,注视着维克托的视线满满全是温柔,可能神真的听到了他的请求了吧。所有的执着都被感受到了。所有的向往都得到了回应。他们不止这一年的时间,勇利拥有的维克托的时间,不止这一年,他们还有很久很久。
好想想到了什么,勇利没有忍住,慢慢从脸颊亲吻到唇上。轻轻的吮吸,那微张的红唇变得格外的水润而诱人品尝。勇利伸出舌尖,轻轻的在唇上舔舐着。
“嗯~勇利,帮我脱衣服,要睡了~”
勇利愣了一下,险些笑出声来“呐,维克托,谢谢你主动来到我身边,带我到这个地方”
不止现在,他们还有很长很长的以后。
没有什么故事比永不完结的故事更有魅力的了。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