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与迅雷君相爱相杀的日常>

安城觉得最近特别心烦,因为他电脑最近新装一下载软件——迅雷。

要说这下载软件那真是让人又爱又恨,爱的是迅雷有些链接资源,咳,别的地方没有,这一点让人觉得无比满意简直要对它心生爱意了。

恨的是这破软件有个毛病,每次安城抬着头看着这软件工作的时候,它就很乖巧的有着6,7,8M的下载速度,但是每当安城低头做一会别的事情再突然抬头看的时候,它就只有1,2,3,M的网速了。

“你是必须得让人看着才能干活吗?!”安城对着正在工作的迅雷愤怒的咆哮着,看着上上下下起伏的网速波浪纹就像个小妖精对着他扭着自己纤细的腰肢,安城觉得自己心脏病要犯了。

迅雷:注视着我,别移开你的目光。

安城:mmp。

后来...

短篇<末班车>

1.

当男人忙完手头的工作时,公司里早就没剩下几个人,他瞥一眼手机突然看到屏幕上的数字快接近10点半。

低声操了一下,男人胡乱的把桌子上的文件塞进包里,抓起椅背上的衣服就向外冲去。

公司在郊区极偏的地方,要回家反而得向市内跑。这儿点公交没了打车又没人爱大半夜的再往市区拉活,错过末班地铁他就得在公司的走廊里过夜。

老板临下班又交代这么多事情,还有一部分得拿回去做了不知道得做到几点,工资给这么点活到是给的不少,男人不停抱怨着边打卡出门边向外跑去,再买晚饭肯定来不及只能回去下点饺子凑合一下了。

路上人不多,该回家的早就回家了,剩下的估计就是回不去的。

边看手机时间边冲向地铁站,男人没注意...

【秦淮海上】1

第一天:秦江第一次见到顾淮,后者只是个刚考上大学的小孩。虽然18了但给人的感觉就是个没长开的小孩子。大清早的地铁站除了他独自一人从地铁走出来秦江就没见着第二个,小孩看上去明显略带着一点迷茫,在地铁口张望半天,也不知道这么一大早他这是要去哪里。秦江把烧到屁股的烟头捻灭了,随手从车窗扔了出去,“嘿,小兄弟去哪啊”

短篇<奈何桥上>

1.

我在奈何桥上见到了一个男子。

当时我正随着队伍在河边向着桥的方向走着。

忘川不是我曾经以为的那样是一条河,反倒更像一条从天际上垂下的雨帘。长长的一线,从看不见边际的远处一直延伸到我目光所及之处,然后又远远的伸向远方。但是又不宽,仅仅只是足以把奈何桥完全覆盖。雨水滴滴答答的沿着这一线不断的下落着,我好奇这么多雨水都到哪里去了,便向岸边凑近了些瞧了一眼。原来奈何桥之所以叫桥,不是因为桥下是忘川的河水,而是因为桥下是一条河状的混沌,一片黑暗,奈何桥是架在混沌上的桥。

就好像这个应当是的世界被这巨大的雨帘和这混沌一分为二。桥这边是黑漆漆的荒芜,向远望去看不到尽头满是混沌一片,我原以为这里...